疫情之下 全球产业供应链或重构


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形势依然严峻,由此引发的 “蝴蝶效应”正逐步显现。受疫情影响,及中国零部件生产企业推迟开工时间、部分航空线路受管控等原因,国内汽车工业及全球汽车产业链 “压力山大”。


“湖北省是汽车大省,围绕东风集团的配套是一部分,另外,本身物流中枢的区位优势也让湖北在汽车供应链里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研究零部件产业链的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方寅亮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由于汽车产业全球供应链一体化的现实,本次疫情不仅短期对中国国内汽车消费终端的需求和整车生产产生重大影响,也影响到了全球的汽车企业。”


全球80%以上的汽车零部件和中国制造相关。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9年在中国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出口额超过600亿美元,其中外资企业在华子公司对外出口占40%。这些跨国零部件供应链一直在加大中国工厂“一处水源供全球”的力度。


据路透社报道,由于两家关键供应商线束零部件短缺,韩国现代成为第一家在中国以外停产部分工厂的大型汽车制造商。随后,菲亚特克莱斯勒欧洲一家装配工厂发出 “停产预警”。菲亚特克莱斯勒首席执行官麦明凯(MikeManley)6日表示,如零部件生产和运输中断的情况进一步恶化,该公司一家欧洲装配工厂可能在两到四周内面临被迫停产的危机。


《日本经济新闻》分析说,疫情对日本汽车业影响巨大。日本贸易振兴机构 (JETRO)数据显示,2018年,来自中国的汽车零部件进口额约为3470亿日元,约为 “非典”暴发时的10倍。丰田和本田等日企的本土工厂广泛采用中国制造的零部件,如浙江生产的椅套、上海生产的安全带,还有中国制造的门锁缆等。丰田表示,正密切关注中国以外的零部件库存,但仍存无法实现替代生产的品类。


通用汽车首席财务官迪维娅·苏雅德瓦拉(DhivyaSuryadevara)5日表示,该公司已让员工昼夜赶工,以减轻疫情暴发对生产和零部件供应造成的影响。苏雅德瓦拉还表示,通用汽车将决定 “一厂接一厂”地重启在华生产业务。


“我们正在了解疫情给公司带来的影响。”特斯拉首席财务官ZachKirkhorn表示,受到疫情影响,Model3的生产预计将推迟一周至一周半,或将对特斯拉第一季度的盈利能力产生轻微影响。


塔塔汽车也在1月30日公告称,捷豹和路虎的利润可能也会受到疫情影响,集团或下调其对捷豹路虎2020财年约3%的利润率。


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博世在武汉有两座工厂。博世此前就发出预警,因其严重依赖中国市场,疫情可能会影响其全球供应链。博世首席执行官VolkmarDenner表示,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博世的全球供应链将会中断。


当然,美国汽车行业也将无法置身事外。据统计,美国2018年从中国进口了110亿美元的汽车零部件,包括发动机零部件和驱动系统零部件,其数额仅次于从墨西哥的进口。


IHSMarkit预计,由于工厂从2月10日才陆续复工,各大汽车制造商在中国的产能第一季度将减少约35万辆。若这些工厂如果一直关闭到3月中旬,预计第一季度的产量将减少170多万辆。


事实上,不仅汽车行业备受影响,其他行业也面临挑战。据孟加拉国官方媒体报道,孟加拉国道路运输和桥梁部长卡德尔在2月5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部分中国工人有可能两个月内甚至更长时间不能到岗,可能会对大桥建设产生一定影响。目前,帕德玛大桥项目进展顺利,进度已达77%,主体桥梁进度已达86%。卡德尔部长称,中方在孟承建的所有项目都进展顺利,并未受部分中国工人在中国接受防疫隔离的影响。孟道路运输和桥梁部主管中国企业参与的项目还包括帕德玛铁路连接线项目、帕亚拉电站项目、吉大港至考科斯巴扎铁路连接线项目、卡纳普利河底隧道项目、达卡高速公路项目等。但卡德尔部长同时表示他已指示道路和高速公路部门,如项目合同方不能按期完工,就取消项目订单,并在必要时将合同方列入黑名单。


除此之外,约旦商会通信和信息技术部门代表海萨姆·拉瓦吉波在2月4日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约旦通信和信息技术领域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需要约旦当地公司制定替代计划,以满足对相关产品的需求以及业务的持续发展。据了解,中国商品占约旦信息通信领域商品需求的最大份额。受此次疫情影响,运输业务受阻,目前进入约旦的大多数进口产品是在病毒发现之前到达的。约旦商会作为商业领域的最大组织,已做好充分准备,为电信和信息技术公司提供咨询和建议,指导其寻求韩国、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等替代市场。如果与中国的贸易活动继续被中断,约旦将在未来几个月内面临通信和信息技术领域的商品和备件短缺,这将导致业务中断和当地市场的价格上升。


持续疫情使得大量外企在国内工厂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迟开工时间。目前来看,汽车产业压力最大。本田武汉乘用车工厂预计17日后恢复生产;原本乐观定于10日复工的丰田,也不得不继续延迟至17日后;日产汽车仍然采用积极态度,在武汉及周边的工厂只推迟到14日以后。面对长时间停工,供应链断裂的涟漪效应正在扩散,日本本土生产出现延迟的可能性升高。受到中国供应链中断影响的不仅仅是日本企业,韩国现代早就因为中国线束无法供应而停产了。而法国雷诺汽车在韩国子公司RSM也受到影响,从11日起开始暂停受到影响最严重的釜山工厂直至15日。而菲亚特克莱斯勒也预警称,供应链中断可能在2~4周内迫使该公司的一家欧洲装配工厂停产。


复工不仅是中国经济问题,也是全球供应链版图再塑造的大事情。中国供应链断供的影响,会随着时间慢慢显现出来,推动跨国企业供应链重构。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日前推出的 《企业开工力调查·报告》中显示,能够承受1个月以上延期开工的企业仅为7.1%,而承受2个月以上延期的企业则仅为1.7%。此外,通过天眼查可以发现,我国目前共有超过958万家制造业企业,其中超过一半的企业注册资本低于100万元。业内人士称,这些中小企业都活在剃刀的边缘,风吹草动都是粉身碎骨。必须复工才能找到饭碗,也是实体经济的本来面貌。因此,有序复工非常重要,如处理失当,不仅波及今年经济增速,或影响到未来十几年全球供应链版图。


详情内容请点击:https://info.10000link.com/newsdetail.aspx?doc=2020021990012